成为乐高小兔

作者:卡比丘

一秒记住总裁小说www.zongcaixs.cc,若被浏/览/器/转/码阅读,可返回到本站继续阅读,知道了吗?

“为什么发消息不回,”十八岁的谢珉背着书包,不悦地看着隋仰,“我在图书馆等了好久。”

隋仰侧身让开了些,让谢珉进来,对他说“对不起”。

谢珉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T恤,袖子上有品牌的标志,他的皮肤很白。宝栖花园客厅灯是冷色调,照在他脸上,让他看起来没有血色。谢珉睫毛那么长,好看得像一个穿着昂贵衣服的人形玩偶。

进门以后,谢珉双手抱手臂,佯装生气:“就一句对不起。”

隋仰心里的事情太多,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哄他,也开不了玩笑,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,谢珉不知怎么就脸红了。

“干嘛啊。”谢珉小声说着,靠近了隋仰少许,隋仰闻到他身上很淡的夜来香的味道。

谢珉从图书馆走来隋仰家时,在路上染到的。

贴近隋仰之后,谢珉微微仰着脸,好像等隋仰亲他,可是他耐心很差,隋仰几秒钟没有动,他就又靠过来一点点,亲了隋仰的嘴角。

隋仰当然没能忍住,吻了谢珉的嘴唇。

谢珉的书包掉在地上,他抱着隋仰的背。因为长高得太快,谢珉身上很瘦。隋仰低着头,很轻地吻了谢珉的脖子。

谢珉的脸泛起粉色,连手指关节都是粉的,不再像平时一样凶恶,小声地叫隋仰的名字,身体贴在隋仰身上。

隋仰听着谢珉的声音,看到谢珉的眼神,感到自己的灵魂被锯子分成了两半。

一半在谢珉身前,无声地讲述隋仰对他的感觉。

例如隋仰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,第一次有那么渴望自己能重获和十八岁前一样顺利的人生、美满的家庭,然后就可以和那时的自己一样自信,和谢珉恋爱也没有任何畏惧。

或许他们能一起去很多地方,从高中到大学,到以后工作都在一起,从偷偷摸摸到不再遮掩。

而隋仰的另一半灵魂已经远离余海,强迫自己躲去人迹罕至的地方,逃避谢珉的名字。

他忘记自己是怎么松开谢珉,告诉谢珉:“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

“案子结束之后,我要去垣港了。”隋仰说。

谢珉先是愣了愣,“啊”了一声:“那么远。”

“那我大学可以去垣港上,”谢珉马上对隋仰说,“怎么样?”

“垣港可能没有适合你上的大学。”隋仰看着谢珉呆呆的样子,还是控制不好自己,抬手碰了碰谢珉的脸。

“谢珉,”他听到自己说,“我的意思是我去了垣港之后,我们先不要联系了。”

谢珉看着他,眼睛睁得很大,没有听懂似的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为什么啊?”

“我去了会很忙。”隋仰说。

“打电话也没有时间吗?”谢珉盯着他,眉头微微皱起来,像在努力解读他的意思,然后为自己辩护,“我没有那么喜欢吵你的。”

“不是。”隋仰不知道原来对谢珉说这种话,是这么难。

他想好的“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,也不想浪费你的时间”,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谢珉推了他一下,看起来变得很不高兴,说“什么不是啊”。

“你说清楚一点。”

这可能是隋仰记忆中唯一的一次,完全计划好某件事情,却彻底没有成功。

隋仰没能像他想象的那样,和谢珉说清楚,他们说再见。

当谢珉对隋仰生气、埋怨他说话奇怪、要他道歉时,隋仰发现自己只能说“对不起”。

这场失败的谈话没能持续多久,谢珉的父亲打来了电话,问谢珉在哪,要谢珉马上回家。

隋仰把谢珉送回去,然后自己坐末班地铁离开。

车厢里空空荡荡,隋仰没坐下,站在不锈钢杆旁,难以控制地一直想谢珉。他觉得去了垣港之后,自己恐怕会很煎熬。担心离谢珉太远,担心自己做不好。

谢珉回家后,大约有两三天都没联系隋仰。

隋仰以为谢珉是生气了,给谢珉发消息,打电话,谢珉都不回。

假期上来,隋仰家的官司开庭,他实在无暇分身,待结束后,回学校办理退学手续时,隋仰按照记忆中谢珉的课表,去教室外,想找谢珉,可是谢珉没去上课。

隋仰打算找和谢珉关系不错的同学问问,走出教学楼,发现谢珉的哥哥谢程穿着红色的球衣,和几个同学一起,坐在篮球场边休息。

仿佛是冥冥中自有的安排,隋仰一靠近,恰听见谢程的同学问他:“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弟弟。”

“快死了,”谢程背对着隋仰,吊儿郎当地说,“真了不起,从我爸保险柜里偷了三万块钱,被我爸发现了。”

“怎么发现的?”谢程的同学诧异道。

“我也是才知道我爸有多难搞,”谢程道,“他每个礼拜都清点保险箱,发现少钱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查我和谢珉的卡上还剩多少钱。”

“我卡上还有五千,谢珉一分都没有,”谢程耸耸肩,“那是谁偷的不就很明显了。”

“他偷钱干什么?”

“不知道啊,”谢程的语气也有些迷惑,“打死都不肯说,我爸气得不行,昨天让他在客厅跪着,早上起来听保姆说晕倒了,我爸也没让他去医院,弄醒让他自己上楼了。”

“……你们家那么有钱,怎么三万块弄成这样啊。”同学咋舌。

“嗯,”谢程叹了口气,“我爸就那样。”

“谢珉平时也不乱花钱啊,不知道拿去干什么了,”他说,“虽然他脑子有问题,老跟我吵架……这几天挺可怜的。”

那天已经很热了,站在太阳底下,不一会儿就要出汗。

隋仰没有再接着听,从学校离开,坐车往谢珉家的方向去,路程到一半,他收到了一条来自谢珉的消息。

谢珉没解释这几天消失的原因,只是说:“刚才从报纸看到你家里案件的新闻了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走啊?”他问隋仰。

隋仰给他打电话,他挂了,又发消息来,对隋仰说“最近先不要给我打电话了,不太方便接”。

“我考得太差了,我爸在生气。”

他这样告诉隋仰。

公交车上人很多,周围有股散不去的汗味。车里没开空调,只开了两三扇窗,车里闷热极了。

隋仰比大多数人高,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人头,又低头看短信,这一次觉得谢珉的骗术着实勉强,编出来的理由,难以让任何人信服。他用单手给谢珉回:“我今天去学校办退学,你没来上学。”

“我在家里补课呢,”谢珉告诉他,“每天都很累。”

“你爸在家吗,”隋仰想到谢程说的谢珉的状况,呼吸都变得不顺畅,问谢珉,“我能不能来看你?”

谢珉马上说“不行”,“家里好多老师在”,“马上又要补另外的了,我抽空给你发的消息”。

隋仰看着谢珉发给他的拙劣的谎言,看了不知多久,公交到了离谢珉家最近的一站。

他下了车,站在公交站台。

阳光照在他身上,照得他的皮肤滚烫。

隋仰想,他是真的不希望谢珉尽这么大的努力地来编谎话骗他,只为让他心里好过一点,他也不忍心谢珉再吃不应该吃的苦了。

谢珉本来就是一个至少在生活上锦衣玉食的小少爷,而隋仰和曾经的自己不同。他马上要居无定所,漂泊不定,和谢珉不是同一类人了。

隋仰没往谢珉家的方向走,他低着头看手机屏幕,想自己要怎么说,觉得大脑被扯得很痛,再想了一会儿,给谢珉发:“我知道你帮我还了钱。”

谢珉这次没有马上回他的消息。

“我会尽快还给你。”隋仰发完,忽然间想起,连他在用的手机,都是谢珉给他买的。

又有公交车开过,乘客上下车,周围人来人往。

隋仰觉得很迷惘,既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又觉得可能一开始就是错的,都是他的责任,因为他太不成熟,太幼稚不理性了。他不适合谢珉,也什么办法都没有。

如果在选课时没有选物理实验,谢珉是不是还是会很无忧无虑,不用为他操心这么多,或许喜欢上了别的女生。

谢珉本来就不喜欢隋仰。

谢珉终于回了消息,骂了隋仰一句,说:“什么钱,看不懂。”

其实谢珉还是很可爱,隋仰想笑但是笑不出来。他觉得自己可以算是语无伦次,词不达意地给谢珉发“以后别再为我做什么了”。他打“小学生”,然后又删掉,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。

谢珉终于放弃装补课只发消息,他给隋仰打来了电话。

隋仰很清楚自己几乎没办法当面拒绝谢珉,所以没接。

谢珉打了几个没人接,又发短信催隋仰接电话,最后甚至开始发脾气。

隋仰自暴自弃地把手机关机了,回了家。

当时隋仰以为到这里可以结束,因为谢珉还被关在家里,而他要离开了。

直到两天后的下午四点半,在火车站的候车室,隋仰坐在椅子上,垂着眼睛发呆,离火车检票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,一双球鞋出现在他眼前。